我当时也是看了她的事例

华西都市报记者:看到病友们一个个离开,你害怕吗?怎么调整心态?

@似非嫣然:我敬佩每一位不屈服于命运的人,我也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,虽然很小,但它是我真切的希望,愿我的光亮延伸到你的世界。

杨蒙:画漫画其实没有想这么多,当时一个朋友送了我一套马克笔,我就开始画了,主要是想给自己和家人留下点纪念。当时我想,如果病好了,这些手绘可以成为我日后最宝贵的回忆;如果我真的好不了,那么这些画可以替我陪着家人。目前我的抗癌漫画,主要是想让大家了解白血病,也分享我的病中生活。比如抽血,常人看来很简单,但是化疗损伤了我的血管,很难找到,对我来说,每一次抽血都特别痛苦。用笔把这些经历画下来,也是有意义的。

杨蒙:非常感谢大家的鼓励,能够给大家带来些正能量,我也非常开心。对我来说,每一天都让我特别珍惜。想想那些挣扎在生死边缘的人,你就会觉得挫折没那么可怕,因为至少你不用每天睡觉前担心有没有明天。希望活着的每个人都珍惜现在的生活。(记者 张元玲)

华西都市报记者:我在微博上看到你建了一个qq分组叫“逝去的光”,他们是谁?

华西都市报记者:听说你还有一个弟弟?父母来照顾你,弟弟跟着谁生活?

杨蒙:是的。其中一个叫陈语,我和她是在医院的走廊上认识的,一起相互鼓励了有两三年了吧。她与白血病斗争了7年,多数时间她都是一个人去医院治疗,中途也有过放弃,去过川西旅游。直到一个志愿者的出现,她又继续开始治疗,来北京做骨髓移植。我当时也是看了她的事例,才来北京做骨髓移植的。但是,做完移植7个月后,陈语病情复发,在元宵节那天,她就走了。

@骑着蜗牛闯世界小妖:看到你的微博就会想起秦思瀚,病魔并不可怕,乐观才是最重要的,你要替秦思瀚走他未走完的人生。加油!

杨蒙:其实生病以来,很多粉丝都在支持和鼓励我。去年4月份,我被查出病情复发,当时心情特别低落,睡不着觉,当时就希望每天看见有人给我说早安、晚安,让我知道活着的每一天的开始和结束。所以当时我就发了一条微博“请每天@我早安晚安”,结果真的从那天开始,每天都有两个网友每天@我,给我发早安晚安,一直到现在,让我特别感动。

杨蒙:害怕过。化疗、移植、复发、放弃、治疗……每个人都特别不容易。昨天还有人在qq上跟你说要加油,但是今天他的空间里就是亲人朋友留言“一路走好”,他的qq头像再也不会亮起来,那种感觉真的特别难过。难过就容易想很多,甚至消极。但是每当这个时候,我就会跟自己说“至少,我还活着啊!”其实,尽人事、听天命就是最好的状态。我所能做的,就是尽自己的努力去活,不要留下遗憾。

华西都市报记者:有人说你画漫画是为了引起大家的注意,是这样的吗?

@zfl荔:已转账,学生党,实在力薄,祝早日康复,一定要坚强,会好起来的。

杨蒙:我弟弟今年10岁,在读小学四年级。自从我生病后,父母就把重心放在了我身上,很少管弟弟。由于我经常化疗住院,父母也得陪我,弟弟就在亲戚家,这一家住几天,那一家住几天,想到这些,我就特别愧疚。(语带哽咽)今年1月我来北京,父母让弟弟休学一年,他也来了北京。但是我每天让父母忙得团团转,根本没有时间管弟弟,他就天天在家里啃火腿肠。后来,我们实在不忍心,还是让弟弟回老家去了。为了节省大人的路费,10岁的弟弟一个人就坐飞机回去了。现在弟弟住在表婶家,经常跟我们通电话。我还在网上花了十几元,用弟弟照片定制了份台历,这样就能天天见到他。

杨蒙:他们都是我逝去的病友。准确来说,是已经去世的病友。他们有的是我在医院里认识的,有的是在贴吧或者微博上认识的。建这个组,也算是某种纪念吧。

杨蒙:他知道我的病情,有时候打电话也会问候我。在家的时候,家里只有一个暖手宝,他平时都用来抱着暖手看电视。我在家的时候他就会把暖手宝让给我,因为他知道我每天躺在床上输液,双脚冰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