却是个不小的难题

截至目前,成都双流国际机场通航城市189个,其中国内城市119个,国际及地区城市70个;已开通航线245条,其中国内航线163条,国际及地区航线82条。初步形成了覆盖亚洲,直达北美、欧洲、大洋洲和非洲的国际航线网络。今年一季度,双流国际机场旅客吞吐量同比增长13.3%,预计全年有望达到4200万人次。

潘刚军认为,从目前双流国际机场的吞吐量来看,现在是修成都新机场,发展临空经济最好的机遇。他介绍,双流国际机场5000万人次的保障能力不能满足未来发展需求,必须要有新机场。

据介绍,成都新机场定位为中国国家级国际航空枢纽。主要含义有:一是成为与北京、上海、广州遥相呼应,贯通南北、连接东西的中国第4个国家级国际航空枢纽。二是成为中国面向欧洲、东南亚、南亚、中东和中亚的国际空中门户,成为国际客货西进东出、东进西出、西进西出中国内地的重要中转站。三是成为驱动成渝经济区、天府新区发展和再造一个“产业成都”的重要引擎。(经济日报 记者 刘畅)

“物流是发展临空经济缺一不可的重要因素,很高兴能看到双流国际机场周围物流企业众多,这为推动临空经济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撑。”曹允春说。

据潘刚军介绍,在航线分工上,天府国际机场将以国际航线为主,双流国际机场以国内航线为主。新旧机场同时具备货运功能,但主体上以双流国际机场为主。

值得关注的是,2座机场,犹如一座城市的“双子星”,虽然闪耀,但如何让“双子星”和谐共存,却是个不小的难题。

在中国民航大学教授曹允春看来,要发展临空经济,打造机场物流生态系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,而物流布局务必要考虑到成本、效率两大原则。

2015世界机场城市大会主席、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航空商业中心主任约翰·卡萨达解释,“航空大都市”是一座城市的商业中心,它不仅仅是一个包含了跑道和航站楼的机场,更多的是一个拥有空运、铁路、高速公路发达交通体系,以及有完善的商业配套建设,集酒店、娱乐设施于一体的商业中心,且所有配套建设都将会围绕机场发展来建设。

对天府国际机场而言,临空经济的发展并不仅限于跑道和候机楼,而是向外延伸,形成城市经济圈。为此,天府国际机场总体规划区域以内,以机场为圆心向外延伸3公里左右范围,规划有酒店、办公楼、大型购物中心、免税店、飞机维护和维修、保税区、经济特区及保税仓库等。

9000万人次旅客吞吐量、“四纵两横”6条跑道、航站楼总面积为126万平方米——在日前举行的2015世界机场城市大会(亚太)上,四川机场集团总经理潘刚军用一组数据引出了成都新机场——天府国际机场的“首秀”。

天府国际机场将在2019年投入使用,成都也将成为全国为数不多的“一市两场”的城市,这预示着成都在“航空大都市”建设上再次发力。